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鬼故事 > 双兵斗 > 详细内容

双兵斗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58 次  点赞:1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guibashi.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双兵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使者
    清冷的月光透过枯枝残叶,稀稀疏疏地洒在荒山野岭。 “当当当”,远处寺庙里的钟声响了三下,凌晨三点了。
    我忍不住从草丛里站起来,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刚打了两个哈欠,老黄突然伸手指向古墓,低声道: “排长,快看!”
    只见黑幽幽的墓口前多了一个身穿灰衣长衫的中年人,他一边四处张望,一边用力吸着鼻子,好像嗅到了某种气味儿,在寻找什么。
    我朝老黄使了个眼色,两人迅速隐匿回草丛里。透过缝隙,只见中年人四下张望了一番,目光忽然转向我和老黄藏身的位置,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对方的面容越来越清晰:脸色发青,高颧骨,眼睛不大,却非常有神,目光中有一种从容与自信。
    我悄悄摸出手枪,推上子弹。对方是人是鬼、是敌是友?在搞不明白之前,要做好充分地防范。
    中年人脚步很轻,身子有些飘忽。我朝对方的脚上看去,心里顿时一凛:这人走路脚不着地,紧贴着碎石枯草,两腿站立不稳,一瘸一拐,好像受了伤。
    老黄也发现了不对,他掏出一个黑驴蹄子,猛然起身,对中年人的脑袋砸了过去。对方似乎早有防备,脑袋一偏,躲过去后向后一伸手,摸出了一件泛着晶光的玉器。
    我惊诧不已,既然对方走路脚不沾地,就绝非人类,那么就是墓内的阴魂了。从刚才躲闪黑驴蹄子的动作来看。其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思维意识,而现在竟然拿出了一件玉器,对方想干什么呢?
    中年人冲老黄咧嘴一笑,笑中富含深意,紧接着双手捧着玉器,朝老黄递了过来。
    老黄一时呆愣,不知如何是好。
    “啪”,一声清脆的枪响打破了四周的幽静。中年人吓了一跳,手一松,玉器掉落到了荒草上,他转身很快跑到墓前,低头钻进了黑幽幽的墓口。
    我吹了吹冒着热气的枪口,从草丛中站了出来。刚才我故意朝空中试探性地放了一枪,没想到把对方吓跑了。

    “排长,这玩意儿是真东西。”老黄拨拉开草丛,捡起玉器看了一眼后递向我。
    我将玉器接到手中一试,温润滑腻,透着丝丝凉意,再看其造型,做工精巧,没有瑕疵。果然是个老物件。
    刚才发生的这一幕实在匪夷所思,我盗墓无数,第一次遇到这种怪异的事情:刚刚出现的中年人绝对是墓内的阴魂,可它为什么要走出古墓,还带出了一件玉器呢?
    从其举动来看,好像没有什么恶意,但对方想干什么呢?
    “哈哈!真是有意思啊。”老黄忍不住笑起来, “这座古墓的主人竟然派使者给我们送宝贝来了,天下奇闻呀!”
    使者?老黄的话提醒了我。或许对方真是墓主派出来见我们的使者,玉器正是见面礼。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座古墓的主人肯定对我们有所诉求,或是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
    “墓主可能担心我们闯进去打扰其休息,所以自觉地把棺材里面的宝贝让手下人送出来主动上交。”老黄沉吟一下后,发狠道, “陪葬品绝不仅有这一件,老家伙想用一件玉器就把我们打发走,门儿都没有!”
    我忍不住笑了: “你别瞎猜,墓主派使者出来,应该有事求咱们。”
    “哈哈!排长你真逗,哪有死人求活人办事的……n老黄话还未说完,猛地闭了嘴。一阵”轰轰隆隆“奇异的响声从黑幽幽的墓口处传了出来。

    全体集合
    我和老黄迅速走到墓口前,侧耳细听:厮杀声与喊叫声不绝于耳,期间还夹杂着战马的嘶鸣。声音尽管不大,但此起彼伏,听得清清楚楚。
    我和老黄都变了脸色。来这里之前,我只知道这座古墓里埋着战国时期的一位将领,此人生前英勇善战,足智多谋,曾带领手下的一帮弟兄打过无数场胜仗。从现在听到的动静看,此时古墓内正发生一场激烈的战斗,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这是怎么回事?“老黄困惑不解。
    ”可能是墓主生前结下了梁子,其对头死后也不放过他,带着一群阴兵杀将过来了。“我信口说道, ”墓主应当处于下风,刚才那个中年人正是他派出来向我们求助的使者。“
    老黄后怕地说: ”幸亏我们没有冒冒失失地闯进去,否则,正赶上一片刀光剑影,非死即伤啊!“
    找到这座古墓后,我和老黄没有急着进去,而是隐匿在距离墓口不远的草丛里,暗自观察动静。古墓内由于阴气太重,往往在子时以后会显露某些征兆,事实证明,我们这样做是对的。
    我忽然明白中年人为什么边走边用鼻子嗅来嗅去了:我和老黄在草丛里趴了很长的时间,身上的活人气息悄然传进了墓内,对方正是闻到我们身上的气味儿后,才从古墓里走出来靠近了我们。我吩咐老黄: ”打电话让弟兄们带上家伙,都到这里来集合。“
    老黄不明白: ”到这里干吗?“
    ”拿了人家的东西,就得给人家做事。“我将玉器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手枪,语气坚定地说, ”老子想进去蹚蹚浑水,顺便把剩余的宝贝都带出来。“
    老黄兴奋地一拍大腿: ”对,你带着大伙杀进去,我们有枪有炮的,还怕它冷兵器不成?“
    一通电话打完后,半个小时不到,呼呼啦啦来了三十多号人,个个带着长枪短炮,当然,还有必备的盗墓工具。我之所以被称呼为排长,就因为手下有接近一个排的弟兄。
    我将情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就带领这帮弟兄陆续钻进了古墓。
    俗话说人多壮胆,大伙在墓道内边走边打闹取笑,根本不在意隐隐传来的厮杀声。这时,三娃的手枪无意中走火了,枪声在墓道内产生的动静特别大,回声也很响,余音不断向墓道深处送了进去。
    刚才还厮杀喊叫不绝于耳的声音突然一下消失了,古墓内瞬间静得出奇。所有人都微微变了脸色,突如其来的安静让人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慌。
    定魂幡
    三娃不好意思地挠下头: ”怪我,枪不小心走火了。“三娃是我手下弟兄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入伙时间不长,对这种自制手枪的性能还不太熟悉。
    ”这一枪开的好!“我为了给大家壮胆,故意说, ”这叫敲山震虎。枪声一响,墓内不管何方神圣,所有人马都得老老实实躲到一边,咱们可以大摇大摆地直奔墓室,打开棺材随便拿宝贝。“
    老黄紧跟着补充道: ”谁先到,谁先拿,去晚了就没有了!“
    众人一听,争先恐后地蜂拥向前,走了不一会儿,却都停住了脚步,个个脸上露出惊惧的神色。
    我从后面赶上来一看,不由地一怔,只见墓道两侧的石壁上分别凿出了两排窟窿,几十厘米高,每个窟窿里面都直立着一个小人,而每个小人似乎都有着生命的迹象:小嘴一张一合,手里握着五花八门的兵器,兵器虽小,却微微泛着寒光。
    我凑近其中一个窟窿仔细看:原来,小人是用白骨雕刻而成的,五官清晰,特别是眼睛,目光逼人,好像在对我示威。
    老黄凑过来看了一眼,抽出尖刀,用刀尖试探着触了下小人的脑袋。小人似乎被激怒了,竟然举起手里的刀片,发出一阵”哗啦啦“的脆响,似乎要向老黄砍来。
    ”装神弄鬼的东西我见多了,少吓唬人。“老黄轻蔑地哼了一声,顺手一探,将窟窿里面的小人捏在手里抓了出来。随即,他扬手将小人朝旁边狠狠抛去, ”咚“地一声,小人重重地撞到岩壁上掉了下来。
    ”诶呀!“就在小人与岩壁碰撞的一瞬间,远处的黑暗中突然发出一声吃疼的惨叫。
    我愣了一下,赶快走过去,从地上捡起小人细看:用白骨雕刻成的小人已出现了一道裂痕,经手一摸, ”咔咔“两声,小人从中间一分为二。一根泛着寒光的银针从肚皮上捭落在了我的手里,一丝阴冷的凉意透过掌心迅速浸入肌肤。

    我急忙将银针丢到了地上,这时,远处的黑暗中吃疼的叫声连连不止,声音由强渐弱,慢慢没了声息。好像一个人猛地遭受了重重一击,经过一番痛苦挣扎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远处的暗处,脸上一个个困惑不解。我心里暗暗吃惊:难道这窟窿里面的小人是鬼魂的化身?如果是的话,这么多小人得连带着多少鬼魂啊!
    老黄摸出一把糯米,不由分说朝墓道一侧的石壁上撤去,嘴里嚷道: ”我来灭灭这上面的邪气。“
    糯米落到石壁上好像触及到了某个机关,墓壁上方忽然落下一条黑色的布幔。随即,墓道里突兀地刮起一阵阴风,吹得布幔”呼啦啦“直响。随着黑色布幔起伏飘忽,上面隐约显出一道道宛如血管状的奇异符号。
    ”这是定魂幡。“我顿时醒悟过来,赶紧命令手下的弟兄, ”快,用符纸灭魂!“
    话音刚落,众人几乎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用打火机点燃后纷纷向布幡抛去。
    黑色布幡瞬间变成了一团火球,烟雾弥漫中,一个人形黑影从火球中窜出,张牙舞爪地向我迎面扑了上来。
    我早有准备,从兜里抓出一把朱砂向人形黑影抛了过去。伴随着”噼里啪啦“的脆响,人形黑影变成了一片淡淡的烟雾,渐渐消散了。定魂幡在古墓内经常见到,将人的魂魄用特殊的手段封在布幡上后,可以借助诡异的巫术来操纵阴魂或僵尸之类的东西。
    疑惑

    这时,三娃突然伸手朝墓道前方一指: ”排长你看,前面的地上好像躺着一群人。“
    我随其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墓道前面几十米处隐隐约约躺着十几个人,一动不动,应该早已死去了。
    我带领众人走到前面一看,感到很意外。原来,墓内忽然出现了一块非常空旷的场地,放眼望去,如学校里的操场一般,地面上微微泛着尘土,好像有一大队人马刚刚从这里经过。
    ”陕来看——“老黄走近躺在地上的死者,扫了一眼后叫了起来, ”这是马大牙的手下,死了,都死 了!“
    我随众人走过去一看,吃了一惊:十几个身穿灰衣的死者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这些人好像刚刚死去不久,脸色涨红,额头上汗迹斑斑,身上伤痕累累,地上到处都是已经凝固了的污血。所有人手里都握着武器,有尖刀,有匕首,也有洛阳铲。
    死者的面孔都不陌生,确实是马大牙的手下。马大牙是另一帮土夫子的头目,手下有十几个弟兄,无论大活小活,马大牙从来都是集体行动,从不单干。
    老黄数了数地上的死者人数,神色凄然道: ”马帮全军覆没了!“
    三娃不安地问我: ”排长,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我没有答话,把死者逐个看了一遍,就目前来看,这些人应该是经过一场激烈地拼杀后因受重伤纷纷倒地身亡。马大牙对手下的人训练有索,这些人个个彪悍善战,普通僵尸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强敌呢?
    联想到我和老黄躲在墓口前听到墓内的厮杀喊叫声,脑子顿时一闪:马大牙这帮人出事肯定与我们听到的声音有关,在我和老黄召集人马进来之前,他们一定正在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杀。可以断定,马大牙他们遇到了一伙强敌,对方人数众多,而且拥有战马,他们必定是由于寡不敌众,不幸战死的。
    古墓内哪来的强敌呢?稍加思索后,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马大牙他们遇到的是墓内用巫术制造的阴兵,其中,中年人是阴兵阵地中的一员。
    令人不解的是:在双方战斗正酣之时,中年人手拿玉器,从墓内走出来拜见我和老黄,这是咋回事呢?
    老黄猛地想起了什么,他重新检查了一下地上的死者后,嘴里”咦“了一声,摇头自语道: ”马大牙去哪里了?“
    阵前
    老黄的话提醒了我,我急忙将地上死者的面孔仔细端详了一番,果然没发现马大牙。马大牙丢下手下的弟兄独自去哪里了呢?
    就在这时,周围突然阴风四起,尘土飞扬。未等我回过神来,却听三娃大叫: ”不好,我们被包围了!“
    我急忙转身凝神一看,只见远处出现了一群黑压压的小人,手里拿着刀枪之类的武器,喊着叫着,朝我们冲了过来。
    令人称奇的是,这群小人在跑的过程中,个头迅速生长变高,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手持武器,团团将我们围住了。
    众人齐声惊呼,纷纷掏出家伙,迅速背靠背合拢一起,与突如其来的这群不速之客形成对峙之势。这些彪形大汉面色青灰,目光阴冷,其额头处都露出半截泛着寒光的银针。
    我心中一凛:来者是墓内用邪异手段制造出来的阴兵。
    这时,两匹白马嘶叫着朝这边飞奔而来,每匹马的背上都隐约有一个小黑点。随着白马越来越近,我渐渐看清楚了,原来白马上分别驼着两个小人,手里各自把持一把黑色的小旗,摇来摇去,弄得小旗”呼啦“直响。每面小旗上都描绘着一道道奇异的符号。
    ”这座古墓的主人生前率领军队打仗打上瘾了,死后也弄一群阴兵陪他玩儿。“老黄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后,语气随即发狠道, ”这两个小人八成是墓主派来传达命令的信号兵,让我用刀‘咔咔’把它们宰了拉倒。“
    ”别乱来。“我朝老黄一摆手,再次对手下的弟兄发出命令, ”快用符纸!“
    话音刚落,围在我们周围的彪形大汉忽然向两边纷纷退开,一个身穿灰色布衫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只见他脸色发青,高颧骨,目光中带着嘲弄般的笑意。
    ”喂,老熟人!“老黄一眼看见中年人后,咧嘴道, ”这次给我们送什么宝贝来了?“
    中年人扬起脖子,喉咙处发出 ”咕咕“两声怪叫,眼中先是露出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意,紧接着目光一凛,眼中射出两道阴冷无比的寒光。
    我打了个冷战,忽然意识到我和老黄最初的判断也许是错误的:从古墓里走出去的这个中年人或许真的是墓主派出去的使者,但他并非有求于我们,而是对我俩进行贿赂或是富含深意迷惑。

    之所以说是贿赂,是因为马大牙他们与对方激战正酣之时,我和老黄恰好趴在墓外正进行观察,对方一定嗅到了我俩身上的活人气息,进而断定我和老黄是马大牙找来的帮手。送给玉器的目的是希望我们不要搀和进去。
    富含深意的迷惑其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警示与劝诫:墓内已做好相应防盗的准备,让我和老黄知难而退。
    尽管难以揣测墓主派出使者找我们到底有何用意,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墓主作为战国时期的一位经常带兵打仗的将领,他依旧遵循着”先礼后兵“的原则。
    这时中年人怪异地”咯咯“笑了起来,通过其眼神,我读懂了这样的信息:你们最终还是进来了。
    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我迅速对敌我双方势力进行了一番对比:我方三十余人,对方黑压压一片足有数百之众。对方之所以不抢先动手,是因为忌惮我们手里的长枪短炮。而我们也不能率先发难,一旦开火,对方蜂拥而上,我们手中的武器就会失去作用。
    ”好哇,穿越回战国时期了。“我从三娃腰间抽出长刀,摆了个架势,向对方叫阵, ”我早就听说你们古代人干架喜欢一对一,这样好啦!我们双方各派出一个代表,痛痛快快打一架,一场定胜负,如何?“
    我灵机一动的这个想法除了为手下弟兄们的安全考虑外,还有一种很强烈的好奇心:我想和生活在冷兵器时代的古人过过招。
    阴兵
    我的话音刚落,中年人从身边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抢过一把鬼头大刀,嘴里不知说了一句什么,身子向前一跃,举刀兜头向我劈过来。
    我是我们这帮人的头目,中年人是对方的首领,双方代表千一架再合适不过了。

    ”我靠,竟然说干就干!“我冷哼一声,挥刀迎了上去。
    两刀相碰后,我大臂一麻,刀差点儿脱手而出。我心里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中年人不过是墓主的使者而已,生前可能是个出谋划策的军师,其手上的力道竞非同小可。
    中年人未等我站稳,紧跟着又是一刀砍了过来。”啪“地一声,伴随一声清脆的枪响,中年人举刀的手僵住了。枪是我开的,其实在我站出来叫阵的时候就偷偷把手枪藏进了袖口。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两手准备,我对冷兵器较量没多大信心,不得不提前防范。
    子弹不偏不倚地穿过中年人的额头, ”嚓嚓“两声,其头颅从中间裂开,没流出一滴污血和脑浆。一个白色的小人从脑颅中一下蹦落到地上,大概是摔狠了,疼得”哇哇“叫了两声,竟然撒开两条小腿,手舞足蹈地朝我跑来。
    我想都不想,对准小人”啪啪“连开两枪,然后撒腿跑向旁边的一条暗道。
    枪声仿佛引燃了战斗的导火索,我身后传来震天动地的厮杀声,双方已经搏斗在一起了。穿过暗道后,我顺利地找到了墓室。其实,当我们一帮人被包围住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条暗道。根据经验,墓道内的暗道多半是通往墓室的,事实和我预料中的一样。
    万分危急时刻,我已经无法顾及弟兄们了,只好让老黄、三娃他们替我顶一顶了。
    墓室空间不大,正中间摆放着一口棺材,盖子已经打开。我的目光很快从棺材转移到地上:两具尸体横在棺材旁边,其中一具尸体仰面朝天,胸膛上插着一把血淋淋的鬼头大刀。
    我走近这具尸体一看,顿时惊呼出声: ”马大牙?!“
    死者正是马大牙,只见他手里握了一把手枪,瞪着两眼,瞳孔早已扩散,嘴巴徒然张开,露出两颗醒目的大门牙。
    马大牙身体旁边有一个袋子,袋口处向外泛出淡淡的晶光。而旁边另外一具尸体身穿金色盔甲,身架魁梧,相貌威严。其脑袋上有一个黑乎乎的小洞,应该是被手枪打穿的。
    ”置弟兄们生死于不顾而独自溜进来开棺取宝,你我二人的想法真是不谋而合啊!“我弯腰抓起马大牙身边的袋子,替马大牙合拢眼皮,自嘲道, ”可惜你与这位将领同归于尽了,为了让你死得有价值,我只好把袋子带走了。“
    我刚要转身离开墓室,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从棺材里面传出来。我一怔的功夫,只见从棺材里面跳出了一个个白色的小人,纷纷蹦蹦跳跳地朝我冲了过来。
    联想到刚刚被小人包围的那一幕,我额头上顿时渗出冷汗,禁不住将目光投向躺在地上的墓主:原来,这位古代将领在自己的棺材里面埋伏了一批阴兵啊!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