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关门放猫 > 详细内容

关门放猫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3 次  点赞:3 次  鄙视:4 次  收藏:0 次  由 guibashi.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关门放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半夜猫叫
    大龙睡得正香,就听见屋门外响起了一声“喵”。毫无疑问,那是他养的那只名叫“大白”的白猫发出来的。他不满地翻了个身,暗道自己新买的房子隔音真是太差了,他明明将自己新买的猫笼子放在了另外一间屋子里,猫叫声却还是这么清晰。
    “喵……”
    大白又叫了一声,而且这一次还是只有在它有些紧张时才会发出的声音。已经醒来的大龙听得十分真切,它分明是在自己门口叫的! 奇怪,难道是睡觉前忘记锁笼子门了吗?大龙这样想着,便起身打开了门。
    果然,已经养了好几年的大白猫正蹲在房门前,眼巴巴地看着他。大龙打了一个呵欠,一把抱起它,向客厅另一端的房间走去。
    另外一间屋子里堆着一堆纸箱子,再就是一个足足一米多高的巨大猫笼子。这猫笼子的门是那种不是很可靠的搭扣式,猫在里面用力晃几下笼子门就能晃开,所以大龙又弄了一把挂锁挂在上面。
    “进去进去。”大龙不满地嘟嚷着,把大白塞进了笼子里。又伸手从地上捡起了挂锁, “咔哒”一下锁上了。
    这时,大龙觉得不太对劲儿,因为大白正弓起身子,尾巴上的毛也根根竖起,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要被迫发起反击一样。
    “嗷……”它发出了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叫声。
    它肯定不会对自己这样。那它到底是看到了什么?而且自己睡觉前明明就上好了挂锁,笼子门又是怎么打开的?想明白异样之处的大龙蹲在笼子前,只觉得自己嗓子眼儿里有些发干。
    突然,他身后“哗啦”一声响,那是钥匙互相碰撞的声音。紧接着他就看到一只青色的手慢慢地从自己肩膀左上方伸了出去,抓住了挂锁。另外一只青色的手从肩膀右侧伸了过去,那只手上还捏着一串钥匙,在锁眼里慢慢地捅着。
    大龙一声惨叫,死命向下缩着脑袋,然后向侧面打了个滚,都没顾得上看那个鬼长什么样儿,就连滚带爬地出了屋子。
    出去之后,他给自己表哥打了个电话。
    二十分钟后,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面前。表哥陈东从车上跳了下来,拉着他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龙将事情简单地讲了一遍之后,哀求道: “表哥,你去看看我家是怎么回事吧。这房子我才买了一个星期,我可不想让它变成鬼屋啊!”
    陈东思索了一会儿,便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有一声猫叫之外,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陈东走进关猫的屋子里,发现钥匙还插在挂锁里,而大白则蹲在笼子里,时不时地用爪子晃动笼子门。
    “你是说,那个鬼站在你身后,然后把手从你的脑袋两侧伸过去,去开笼子门?”陈东问道。
    “对,我差点儿被吓死,万一它的两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我……”
    “所以说,那个鬼并不是想杀你。”陈东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想杀我,那它是想干什么呢?”
    “恐怕它只是想把大白放出来而已。”
    男人头
    “你都养了大白好几年了,可是之前并没有关在笼子里,对吧?”陈东一边提问,一边走到了客厅。
    “对,这笼子才买两三天。”
    “我看你这房子也不是什么精装房,连墙都是刷的石灰,为什么非要买笼子把它关起来?”
    “自从搬到这里之后,它就很不老实,总是嗷嗷叫不说,有时候还会挠墙。白天还好说,大半夜的也不停折腾。我被烦得受不了了,才弄了个笼子,每天晚上都把它关起来。”
    “等一下,你说它挠什么?”陈东发现了他话中的诡异之处。

    “挠墙啊,尤其是喜欢挠桌子旁边的那一块儿。”大龙指着桌子旁的一块墙皮说道,那墙皮上已经有数道抓痕了。
    陈东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因为他知道,猫虽然喜欢挠东西,但都是挠一些不是很坚硬的玩意儿,比如纸壳、软木头、皮沙发之类的,墙这种极为坚硬的东西绝对不在它的喜好范围之内。
    想到这里,他急匆匆地回到那间屋子里, “咔”地一声扭开了挂锁,把大白猫放了出来。大白猫见自己又自由了,撒欢一样跑出了屋子,站在客厅里“喵喵”叫。
    陈东跟在猫后面,看着它俯下脑袋,屁股慢慢撅起, “噌”地一下向桌子旁边的墙冲了过去。只见它冲到墙边,忽然站立而起,挥舞着爪子向墙上抓过去。
    “你觉得它那个动作像是要去挠墙吗?”陈东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大龙摇摇头。有数年养猫经验的他对这个动作再熟悉不过了,那哪里是要挠墙,分明就是要向什么东西扑去,然后扑了个空!
    “这面墙有古怪。”陈东摸索着打开了客厅的灯,然后掏出了手机, “肉眼看不到的鬼,有时候却会被相机照下来。”
    “咔嚓”一声响后,他们终于知道了猫挠墙的真相:墙内伸出了一颗已经严重腐烂的男人头,正龇牙咧嘴地对着镜头摆出一个极为痛苦的表情!
    陈东吓得差点儿把手机扔了出去,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对大龙大喊道:“快,用你的手机拍照,看看这房子里还有没有其他东西了!”
    一通忙活之后,他们发现这房子的墙上一共伸出了两颗人头:一个青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女孩。青年男人的是在客厅里,年轻女孩的竟然就在大龙的卧室里,而且还是在他床头上,正对着他睡觉的位置!
    大龙想起自己竟然跟两个鬼在一起住了一个星期,双腿就软得直不起来。
    “好像不太对劲儿。”陈东颤抖着说道,“这两个鬼像是被困在墙壁内,根本出不来一样。可是把猫放出来的那个鬼,是可以在你家里自由活动的。而且你不觉得它做出半夜放猫这件事,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你家里还有两个鬼吗?”
    “可是它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啊?我才搬进来,没招惹过它们啊!”
    “对,你说得对!”陈东突然恍然大悟地叫了起来。
    “啊?”大龙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住了。
    电话
    “这房子是你刚买来的,你买之前并不知道这房子里闹鬼。对吧?但是现在你知道了,那么你一定会做的事情是什么?”
    “找原来的房主!”
    “对,我想这个鬼的用意,就是让你找原来的房主!”
    “可是……”大龙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东看出大龙的变化,便小心翼翼地弯腰把大白抱了起来,低声说道: “咱俩先离开这里,然后再说那件事。”
    大龙点了点头,跟着陈东走了出去。
    “行了,这下你可以说了,房东有什么不妥吗?”走出这栋居民楼后,陈东问道。
    大龙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讲了起来:
    一个月前,大龙一直在追的女神珊珊突然跑来找他,说是自己着急用钱,想赶紧把这套房子便宜卖掉,问他能不能找人“联系”一下。
    大龙已经追了珊珊半年多了,一直在想方设法地跟她拉近关系。听她这么说,他以为这是一个拉近距离的大好机会,立刻拍着胸脯答应了。很快,他就筹到了一笔钱,打算自己买下这套房子——即便没有女神的关系在里面,这房子的价格也确实很划算。
    听到他能买下这套房子,珊珊很高兴,当即在他脸上轻吻了一下,美得他走路都发飘了。
    虽然办理了加急手续,但过户一事也一直到上个星期才弄完,然后他便带着自己的猫搬了进来。
    “你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啊!”陈东说着, “她将这套闹鬼的房子卖给你,摆明了是不可能跟你有任何发展了。”
    大龙的脸色变了变,苦笑道: “可我买的时候又不知道这房子里闹鬼。只不过她好不容易将这套房子卖掉,应该已经从那几个鬼手中逃脱了,我可不想再把她卷进来。”

    他的话刚说完,手机就响了起来。大龙瞥了一眼屏幕,脸色立刻变了:“是珊珊打来的!”
    “该不会是她猜到你现在已经遇到鬼了,所以特意打电话‘慰问’你的吧?”
    大龙没有理会陈东的冷嘲热讽,而是接起了电话。出乎意料的是,那竟然是一个男人打来的。
    “你、你就是大龙吧?”对面的男人吞吞吐吐地说道, “珊珊需要你帮个忙……”
    “你是谁?”
    “我是她男朋友。”
    大龙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用力地将手机摔到了地上。陈东只 “哎”了一声,那手机就“啪”地一下落在了地上,屏幕碎成了几块,电池也飞出去老远。
    “表哥,你说得对,我跟她根本一点儿发展下去的可能都没有。刚才那个电话竟然是她男朋友打来的——她一直跟我说自己是单身!”大龙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倒是听听他找你什么事儿啊!”
    “以后,她的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被她耍了这么久,我不玩了!”大龙吼道。
    “动动你的脑子,如果真和你无关的话,他为什么要用珊珊的手机给你打电话?!”陈东也激动起来。
    放回去
    陈东的想法很有道理:

    既然大龙并不知道珊珊有男朋友,那么在她平安无事的情况下,肯定会自己给他打电话而不是让她的男朋友打——有一些女孩子为了获得被许多男孩关注、恭维的快感,会想方设法隐藏自己已经有男朋友的事实。更没道德一点儿的,会暗示这些“备胎”给自己买各种昂贵的东西。而珊珊做得更绝,竟然让大龙接手她家闹鬼的房子。所以,珊珊很有可能已经失踪了,而且这件事还跟那套闹鬼的房子有关,导致她男朋友不得不硬着头皮向大龙求助。 可惜,大龙愤怒地摔了手机,导致根本不知道珊珊那边发生了什么。
    “你啊,一直就是又胆小又莽撞,从小吃亏到大,也不改一改。”陈东埋怨着,捡起被大龙摔坏的手机,将手机卡换到自己的手机上调试起来。那张sim卡上并没有储存珊珊的电话,所以他们只能等着她男朋友再把电话打进来。
    可是他们等了好一会儿,手机也没有响。
    “咱们快跑吧,别让那个鬼再找到咱们。”大龙说道。
    “跑倒是可以。问题是你那个珊珊把房子卖掉后还是出事了,这就说明逃走不见得就能解决问题。如果那个鬼想找你的话,跑也没用。”
    “那怎么办,难道再回到鬼屋里去?”
    陈东在地上慢慢地走着,摸着下巴分析着目前的状况: “你的房子里有三个鬼,其中两个被困在墙里面,另外一个则想方设法地让你知道房子里不光住着你一个;房子的前主人珊珊可能失踪了,她的男朋友打来电话……”
    大龙突然插话道: “我觉得那电话未必是他男朋友打的。珊珊有两部手机:一部很贵的用来显摆和玩游戏,另外一部很便宜但是待机时间长的用来接电话。如果是那个鬼拿到她某一部手机,就可以冒充她男朋友了。”
    “如果你没有摔掉电话,对方就会要求你帮忙找到或者救出珊珊。”陈东顺着大龙的话分析道, “那你要么去他那里寻找蛛丝马迹,要么就得回到你的房子里。”
    “它让我知道房子里有鬼,我知道后必然会跑掉,然后现在它又花心思把我骗回去——那它干脆不让我知道房子里闹鬼不就得了。这鬼的脑子有毛病吧?”
    陈东打了一个响指,说道: “它的脑子没毛病,因为它的目的是让你把猫放回去!”
    提问与回答
    “最开始,它的本意是把你吓跑,然后把猫留下——它摸清楚了你是一个胆小又鲁莽的人,这样你在知道闹鬼后肯定会第一时间选择逃跑,根本顾不上自己的猫。但它没想到我来了,然后我在离开的时候又把你家大自给抱走了。这跟它的某个计划不符,所以它才用事先藏起来的手机给你打电话,骗你回去。我想这一次它肯定会弄出点儿什么幺蛾子来,想方设法地让咱俩把猫留下。”
    “可是它要猫干什么?”大龙惊讶地低头看了一眼大白,它在陈东怀里舒服得直打呼噜。
    “挠墙,或者说是去挠那两颗人头。也许它根本不在意你是不是知道房间里闹鬼,只在意你的猫能不能去挠那颗人头!”
    大龙听了这话,诧异得眼角直抽搐。
    就在这时,陈东怀里的猫突然“喵”地叫了一声,然后就拼命挣扎起来。
    “乖一点儿,大白,乖一点儿!”陈东呵斥道,可这一次大白根本不听他的话,甚至挥爪向他脸上抓去。吓得陈东一下子把它扔了下去。
    可是那猫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极为诡异地飘在了空中,一动不动。
    “猫被拎住脖子就老实了。”空气中传来一个阴森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青面獠牙的鬼出现在他们面前,左手还拎着大白猫后颈上的皮。
    “老实说,我没想到你这么聪明。”这鬼露出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说道, “那你不妨再猜猜我为什么要让这只猫去挠那颗人头。”
    “因为你恨那颗男人头,而且这恨还是因为他卧室里的女人头,对吗?”陈东壮着胆子猜测道。
    “说得很含糊,给自己留了余地,不过这句话倒也不算错,可是你需要说得更细致一点儿。如果你说错了或者猜的时间过长,他就得死。”说着,它一把抓住大龙的脖子,慢慢地收紧自己的手指。大龙拼命挣扎,憋得满脸通红。

    “我猜你喜欢那个女人头,可是它不喜欢你,而且不让你动那颗男人头,因为它是女人头的爱人。所以你只能放猫去挠那男人头,这样就不算违背它的话了!”陈东来不及仔细思考了,飞快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不然大龙会被活活掐死。
    那个鬼轻轻地摸上了大龙的眼睛,狠命地往下一剜,两个圆溜溜的眼珠就被抠了出来。紧接着它的手指向眼眶里一捅,大龙的手就耷拉了下来。
    “很遗憾,你猜错了。”它松开手,大龙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我恨它,恨它入骨。所以我要折磨它,我要让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被猫挠得面目全非,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你能在几秒钟之内就想明白它们两个是情侣关系,也算很不容易了——这样吧,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答对了,我就放你走。”
    “什么问题?”
    “那两颗人头是谁?”

    结局
    这下子陈东可真犯了难:别说那两个人头了,今天这件事从头到尾他都是个局外人。涉及到的人除了大龙之外,他根本一个都不认识。但既然这个鬼这么说,那就说明那两个人头的身份能从已知条件里推断出来。 这个鬼是一直住在这套房子里的,而房子的前主人是珊珊,那么她在这件事中肯定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她有一部手机在这个鬼手里,从大龙搬入这套房子算起,至少已经一周了。专门用来接电话的手机其实是相当重要的,但是这部手机的卡号却没有注销,也就是说,这部手机是她送给这个鬼的——她跟这个鬼熟识,而且早就预料到这个鬼需要用这部手机联系大龙。
    而且听大龙的意思,珊珊并不是一个很检点的女孩子,那么她同时跟几个男人保持暧昧关系也并非不可能。
    是了,这个鬼也是珊珊的追求者,而另外两颗人头应该也和她有关,用四角恋来解释这一切是最合理的!
    陈东清了清嗓子,斟酌着词句说道: “你追过珊珊,但当时珊珊喜欢的却是那个男人头。那男人头喜欢的是那个女人头,于是珊珊惨遭抛弃,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于是你把他俩骗到了这套房子里,杀掉他俩并毁尸灭迹,又用他俩的骨灰混在水泥里抹墙,外面再刷上石灰。这样它俩就会被困在墙里,永远都逃不出来了。”
    “妙,妙!”那个鬼大笑起来,“你的想象力真丰富,可是你这答案解释不了我为什么会死啊。”
    陈东的冷汗流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那个鬼的手摸上了他的脖子,慢慢地说道: “其实很简单,当时被杀死的是我。我变成鬼之后才又杀死了他们两个,至于把他们的骨灰抹到墙上的嘛,自然是珊珊了。房子里死了三个人,自然得想方设法卖掉了——不过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杀了你俩吗?因为不这样做的话,你们迟早会猜出来真相,那我就等于害了她。如果你们不这么聪明的话,我就用不着动手了。”
    陈东很想说,恶有恶报是迟早的事情。只可惜他的喉咙被死死地捏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3 鄙视一下(4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