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都市悬疑故事之替身 > 详细内容

都市悬疑故事之替身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71 次  点赞:3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guibashi.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都市悬疑故事之替身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幕:主角失踪
    这个世界上,谁愿是谁永远的替身呢?最终,都想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
    可是,在我没出名前,我还得当一个人的替身。在她突然大小姐脾气发作时,在她莫名其妙又玩“失踪”这种把戏时。
    “林菲菲,你今天下午三点前赶过来,周美艳招呼都不打一个又跑了,她晚上的戏你顶上!简直是胡闹,再这样下去,剧团解散算了……”后面的话,葛团长明显不是冲我在说的。我猜想他肯定又在朝周美艳的男朋友——小成本话剧《爱情毒药》的编剧兼导演潘潘发火了。
    其实,也怪不了潘潘,自从周美艳接演了一部电影后,就没有心思呆在小剧团里挣这份死工资了。人往高处走,听别人说,周美艳已经被一个小有名气的导演“潜规则”了,但碍于和潘潘相好多年,所以一直没有下决心和潘潘分手。
    潘潘早就管不了周美艳了。所以,周美艳动不动就玩失踪,上一次是自己跑到三亚去玩了一个月,据说吃住都有人请,没花自己一分钱。周美艳失踪也不光是贪玩,有时候是经人介绍接拍一些小广告,所以,现在她挣的钱比潘潘多得多,两个人买的房子是她出的大头,车子也是她名下的,潘潘离不开她,也和钱有关,潘潘妈生病住院那笔费用,都是周美艳挣外块得来的。潘潘欠了周美艳这么大一个人情,难怪葛团长会怀疑周美艳不请假跑出去捞钱,潘潘是知道真相却隐瞒不报的。但潘潘说他真不知道。

    我提早赶到剧团。潘潘问我剧本台词背得怎样?记不记得住?实在不行他临时帮我改剧本。我说,没问题,这幕话剧的台词我都背得出来,谁让我是周美艳的粉丝呢。其实,我真正仰慕的是潘潘这位大才子。但我不能实话实说。
    其实,我并不是剧团的成员。我也不拿剧团的工资。我仅仅是一名疯狂的话剧爱好者。我渴望的还不全是演戏,我希望我编的剧本哪天被剧团接受,搬上舞台。所以,我常来剧团,起先是拿着自己写的剧本给团长看、给潘潘看,给几个主演看。但他们认为我写的根本不算剧本。但看我这么热心话剧事业,因此团长准许我免费来看他们团排演的话剧。
    有一次,某位演配角的演员突然病倒,我自告奋勇接下那位演员的戏份,结果让他们目瞪口呆的是,那位配角的台词我也背得滚瓜烂熟,而且演出时分外放松。团长和潘潘一致认为我应该是演戏的料而非编剧的料。周美艳也跟着开了一句玩笑:“哪天我要是有事没在现场,也找你项角吧……”

    一语中的!现在,我站在舞台上,浑身有些发抖,不敢相信,今天晚上,我会是主角!一部话剧的女主角!而且编剧导演还是我心仪已久的潘潘!
    看得出,剧团里大部分人对我赶来“救火”都抱有好感,并且他们也相信我有这个能力顶替周美艳。但有一个人,我察觉她不太喜欢我。那是一个老演配角的女人——谢小玲。她的活也挺累的,不光要客串几个群众演员的戏份,还要兼顾管理服装道具。没办法,谁让剧团穷,谁都一人兼几角呢。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因为我比周美艳长得个矮,所以,戏服还得临时改。这给她增添了工作量。惹她不高兴了。但她说出来的话,让我也非常不高兴。
    她毫不避讳地当着潘潘及其他演员的面,不无讥讽地说:“她算哪根葱啊,还要我侍候她?!票友能顶名角吗?替身就是替身,神气个什么劲啊!”
    化装师露露赶紧把我拉到一边,低声对我说道:“甭理她,更年期提前发作!”我冲露露友好地笑了一下:“我没生气,晚上请帮我画得好看点。”我就不信,我不能超越正角,没准我一炮而红,再不是谁的替身呢!人出名,不都差一个机会嘛。现在机会来了,我不会轻易让它从我身边偷偷溜走的!
    第二幕:死神降临
    演出非常成功。虽然演出宣传单上来不及改女主演的名字,许多第一次前来观看的观众甚至没有察觉到女演员换过,但我不在乎。
    葛团长亲自跑到后台,给我发了一个大红包。并答应我第下次演出时,要重新去印宣传单,还要把女主演的名字换成我的。
    这让我有些吃惊,我以为我只是临时顶替救场,并没有想过要加入剧团成为一名演员。再说,万一周美艳回来的话,我怎么办?但葛团长估计这次是下了决心,要惩罚一下周美艳,所以,他在后台当着大家的面,也不管潘潘是否同意就宣布,后面还有几场演出,女主角均由我担任!
    我看了一眼潘潘,他竟然也点头同意,并带头鼓起掌来。有了他的支持,我同意了葛团长的安排。反正我也没想干别的,能和潘潘一起工作,应该是我最夭的荣幸。
    为了欢迎我这个新成员的加入,葛团长自掏腰包请大伙一起出去吃夜宵。谢小玲公然表态:“我不去!累都累死了!”
    怕我尴尬,葛团长还批评了她几句。但谢小玲就是一点面子也不肯给我,骑上她的自行车就走了。潘潘怕我尴尬,就借口“饿坏了”催大家赶紧出发。

    那天因为兴奋,我多喝了几杯,渐渐地头晕目眩,站立不稳了。以至于后来我是怎么回的家都不清楚了。第二天到剧团,听大伙说笑才明白:昨晚我喝醉了,非让潘潘背我回家。不过,大家也真的把我当成周美艳了,说我入戏太深,所以就集体起哄,还真是潘潘背我回的家。听到真相,我脸红得不知所措。
    潘潘比我镇定自若,他跟我交流了一下剧本中哪些台词需要念得大声些,哪些地方应该停顿,哪些地方需要加快节奏。我认真地听着,发现他似乎完全不在乎周美艳回不回来,这让我有一丝丝的窃喜。他让我演出结束后不要着急走,并让男主角留下来和我再配合演练几回,让我更好地熟悉角色。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但等我演出结束后,我突然觉得身心疲乏,控制不住地想睡觉。潘潘来问我:“你没事吧?”
    我回答:“大概是昨晚的酒喝太多了,留下后遗症了。”

    露露在边上说:“怎么可能!你是不是吃了感冒药片啥的……”
    一句话提醒了我。我刚才下到后台时,喝过半瓶矿泉水,当时看到那水似乎有点浑,但因为口渴,就没有多管。我转身想去拿刚才喝剩的半瓶矿泉水,但手伸出去落了个空。
    谢小玲冷笑的脸一晃而过。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水是谢小玲递给我的!”我含含糊糊地冒出一句话来。潘潘没听清楚,露露耳朵尖,反问了我一句:“你是说,你喝了矿泉水导致的头脑发昏?想睡觉?”
    潘潘让露露别瞎猜疑。看我已经没有精神再跟男主角沟通演练了。他让我早点回家休息。让男主角陪我回家。
    男主角去换衣服时,突然“啊……”地惊叫一声,并跑了回来:“不好了,不好了,谢小玲上吊了!”
    “啊?在哪儿?”潘潘和露露同时跳起来往男主角指的男更衣室跑去。我浑身无力,站起身来扶着墙,也跟他们跑进更衣室。
    这是恐怖的一幕:谢小玲用一条丝巾将自己挂在男更衣室的衣橱里,舌头伸得老长,眼睛还半睁着。
    露露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下,捂住眼睛不敢再看。潘潘则忙着把谢小玲从衣架上抱下来,还用力按压她的胸口,以为这样可以把她救过来。而我,身上虚汗直冒,终于挺不住,晕倒在一边。
    第三幕:谁是凶手
    谢小玲没有被救活,躺在医院里的是我,我被医生救活了。
    我不记得我昏睡了多久,但医生护士在我身边跑来跑去,帮着洗胃还有换衣服的印象模模糊糊记起一点来。
    等我一醒,有穿着警察制服的两个男人来问了我几个问题:一,那瓶矿泉水是谁递给我的?能确定递给我前没有其他人动过吗?二,我和谢小玲之间有没有什么过节?三,认识周美艳吗?谈谈对她的印象。最后一次见到周美艳是什么时候?四,和潘潘是什么关系?
    前面几个问题我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最后一个问题,我听了后很气愤:“你们啥意思?我和潘潘能有啥关系?他是导演和编剧!我是演员!同事的关系!!!”
    其中一个警察忙解释道:“同志,请别误会。是这么回事,我们正在侦破一起凶杀案,死者的身份已经查明,就是你们剧团的女演员周美艳。”
    “啊?!她死了?你们确定是她吗?”我的心突然一沉。
    “是的,经过DNA比对,死者可以确定为周美艳。潘潘是她的男友,所以,他作为第一嫌疑人我们也找他谈过话了,但他有不在现场的证据,所以,暂时排除了他是杀死周美艳的凶手。”
    “你们刚才那种问法,像是怀疑我和周美艳的死有关。可我只和周美艳接触过几次,并没有深交,我不可能对她下此毒手的!”我为自己辩护道。

    两个警察嗳昧地笑了一下:“别激动。凶手查明前,和她关系近的人我们都要例行公事问一问的。你只要回答我们的提问就可以了。”
    我郁闷极了。也心虚极了。因为我的确对潘潘有好感。甚至也偶尔想过周美艳跟别的男人跑了不再回来让我有机会和潘潘呆在一起,但我再恶也没想过要杀死周美艳取代她。
    我只是替了她的角色,并没有替掉她的一切。但这事真说不清,在真正的凶手抓到前,和她有点利害关系的,都是嫌疑人。
    “我喝过的矿泉水有啥问题吗?”我想起我也是受害人了。
    警察说,“是的,从你的呕吐物里我们检测出来,里面有一种迷幻类药物,但可能你喝下去的量不够多,还不足以致命。”
    “是谁放的?”我紧张地问道。
    警察说:“据群众的反映,还有我们初步的调查,对你下药的人很可能是谢小玲。”

    “她想毒死我?然后怕事情暴露就上吊自杀了?”我比侦探还会推理。警察制止了我的想象:“抱歉,我们得用证据说话,相信我们会把真正的凶手抓捕归案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警察走后,露露拎着水果来看我。我赶紧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露露扯了扯脖子上的丝巾,话说她特别喜欢戴丝巾的,多热的天也围着丝巾,或许她是搞化妆的,特别爱美吧。她边削苹果边告诉了我昏睡那两天发生的事。
    原来那天晚上我昏倒后,露露和男主角一着急,分头打了120和110,结果医生和警察同时赶到了现场。但因为大家都没有经验,把现场破坏得一塌糊涂。警察只好让医生先救还有一口气的我。谢小玲本来已经没啥可救了,可能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吧,也把她拖到医院了。只是她后来进了太平间。
    第二天警察就找剧团调查了。并且迁涉出一起凶杀案。在一处荒地里发现一具高度腐坏的女尸,后来查明了她的身份——就是我们当她主动失踪,事实是已经被害身亡的周美艳。
    自然,作为她的男友成了第一嫌疑人。他有杀害她的动机:她给他戴绿帽!而我,露露说:“你也是警察怀疑的对象,因为周美艳死了,你顶了她的角,还有可能抢走她的男人!”露露说这话时,嘴角明显有讥讽的意味。
    我知道,女人可以骗男人,但肯定骗不了女人。我喜欢潘潘,潘潘未必了解,但露露看出来了。何况我还在醉酒后流露过真情。
    第四幕:真相揭密
    剧团要考虑大伙的吃饭问题,不能因为有人被警察调查过就不演出了,团长见《爱情毒药》挺受大众欢迎,且又因为原女主角被害所以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决定多加演两场。并且希望潘潘再写一个新剧本出来。
    但潘潘这边生活乱成一团麻了。周美艳的家里人,她的母亲还有哥哥一致认为潘潘的嫌疑最大,总是揪着他不放。潘潘现在索性连家也不回了,他不愿和周美艳家人为了房产的事扯不清,那套房子周美艳的哥哥已经住着了。
    因为离剧场近且价位合适的出租房一时半会找不着,潘潘为了赶写新剧本,就在剧团放道具服装的仓库间里安放了一张钢丝床,搬了个办公桌和椅子对付着住下。
    杀害周美艳的凶手还没抓到,潘潘的胡子就越蓄越长了,他说要等真凶被法办的那天才剃须。看着他一头乱发,胡子拉碴的样,我不由心疼起来。我把家里的电磁炉给他送去了。想他在晚上肚子饿时起码可以煮点东西吃。
    有一天晚上,我正准备睡了,接到潘潘的短信:“菲菲,能过来一趟吗?想找个人陪我一起吃火锅。”
    我看了笑了一下,赶忙在自己家冰箱里翻出几根火腿肠还有黄瓜、西红柿,用塑料袋装好后骑着自行车朝他的方向奔去。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劲,感觉潘潘的爱情正向我倾泄过来。
    骑进一条小巷时,路边的灯突然灭了,我的心沉了一下。脑袋里蹦出一些不好的暗示。我减慢了速度,继续朝着仓库方向前行。
    终于到了剧团那幢老楼,看到仓库灯亮着,我这才松了口气。爱情的力量竟然让我克服了独自走夜路的恐惧。我拎着塑料袋朝楼上走去。快到门口时,我听见里面有一男一女的对话声,这让我十分好奇:“难道他还约了别的女人一道来吃火锅?”

    我感到自尊心受到小小的伤害。正想回身走掉时,听到屋里突然传出东西撞翻的声音。我赶紧拍门:“潘潘,开门,我是林菲菲。”
    门突然被人拉开,我看到的是露露。
    露露似乎受了惊吓,她紧张地拉住我的手说:“还好你来了,潘潘刚才想非礼我!我把他打昏了!”
    “啊?”我这才看到潘潘正脑袋冒血地躺在地上。我扑上前去,边扯了块床单布帮他包扎头部,边埋怨露露:“就算要非礼你,也不能把人打成这样啊!快打120吧!万一弄出人命来,咋办呢!”
    回头看时,露露动也不动站在那里。我赶紧掏出我的手机,正要打时,露露飞起一脚把我手中的手机踢飞了。我感觉自己的手都快被她踢断了。我惊叫起来:“露露,你干嘛呢?”
    露露此时凶相毕露,她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我要你死,你们这对狗男女!死去吧,一道死去吧……”
    我惊恐地发现露露的声音变得很粗,眼神变得很凶,我使出浑身的力气用脚踹了她肚子一下,这才从她的魔爪上解脱出来。还没等我喘过气来,就发现她拿着一把水果刀又朝我恶狠狠扑来,这个女人疯了!
    出于保命的本能,我也拼起命来,拣起地上的木棍朝她一阵乱舞。直打得她无还手之力。终于,露露瘫坐在地上。

    我上前,一把扯掉她脖子上的丝巾,用丝巾将她的手反捆了起来。
    这个时候,潘潘苏醒过来。他摸摸自己的头,然后站起身来,走到露露面前,问她:“为什么啊7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露露紧闭着嘴,眼睛里流出亮晶晶的液体。
    我代她回答潘潘:“因为她爱你!可能比我,比周美艳更爱你!”
    潘潘抱住露露的肩膀,带着哭腔说道:“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嘛,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呢?为了和我在一起,你杀了周美艳,杀了谢小玲,你还不够吗?你还想杀几个人才算够?”
    “什么?周美艳、谢小玲真是你杀的?”我惊声问道。潘潘听我这话,问我:“你已经怀疑是露露害死周美艳和谢小玲的?”
    我点点头:“我只是怀疑,但不敢相信。我猜露露杀死周美艳是希望能够成为你身边唯一的女人,结果不料我的出现让她慌了阵脚,所以看到谢小玲和我有矛盾,就故意想制造我被谢小玲下毒害死,谢小玲畏罪自杀的假象,可惜我没被毒死。我一直很好奇她为啥整天戴着条丝巾,哪怕天气很热也舍不得取下来,她帮我化妆时我无意中看到了她的喉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露露是个变性人!”
    听到“变性人”这一词时,露露嚎叫起来,想挣扎着站起来冲向我,但这次她被潘潘按住了。潘潘抱住她的肩膀,冲我说道:“别说了,她是变性人,但她也有爱的权利。”
    露露低声呜咽着:“我不该爱上你的,潘潘。更不应该为了你去杀人。我是个罪人。你们松开我,让我自己去死吧,我不愿面对警察……”
    “但是,露露,”我说道,“如果你真的爱潘潘,你应该勇敢地跟警察说清楚,你才是杀害周美艳还有谢小玲的凶手,你不知道周美艳的哥哥一直把潘潘当成凶手,还霸着房子不让他住的吗?你这难道就是爱潘潘的表现?还有,如果你真的爱他,为哈刚才潘潘表明不想跟你在一起时你差点把他打死?你的爱太自私了!”
    露露停止了呜咽。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潘潘。终于,她点点头,让我报警。我从地上拾起我的手机,按下了110……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3 鄙视一下(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