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里鬼故事 > 午夜电话 > 详细内容

午夜电话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02 次  点赞:3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guibashi.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午夜电话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骚/扰/电/话
    午夜,万籁俱寂,陈铭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室友们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他只感觉心中一阵烦躁。
    都怪林立,大晚上的非要拉自己去喝咖啡!想到自己失眠的原因,陈铭心中不由得一阵火起。
    我睡不着你也休想睡!出于报复,陈铭拿出手机,按下了林立的号码。
    短暂的接线声后,听筒里传来了林立含糊不清的呢喃声:“你有病啊,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
    “姿势不对,起来重睡。”陈铭坏笑着说道。话音未落,对方已狠狠地挂上了电话。
    还想睡?没门儿!陈铭冷笑一声,“夺命连环CALL”继续向林立发招。
    这一次,电话铃响了许久却一直无人接听。就在陈铭怀疑对方是不是调了静音时,一个有些冰冷的声音从听筒中幽幽地飘了出来。

    “找我什么事?”
    “我特意来提醒你一句,”陈铭眼珠转了转,开始信口开河,“午夜接到电话时,千万不要主动挂电话。俗话说,白天人讲话、夜半鬼聊天,所以你永远不知道给你打来电话的会不会是一个串了线的鬼魂。”
    “那又怎样?”听筒那头传来一声冷哼,显得很是不屑。
    “不让对方把话说完就挂电话是非常不礼貌的,一旦惹得鬼魂不高兴,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陈铭仍旧煞有介事地说着。
    见电话那头许久没了声音,陈铭还以为林立是被自己唬住了,不由得意地大笑道:“得了林立,玩笑开够了,我不过是睡不着来折腾折腾你而已。”
    “林立?”对方阴森森地笑了笑,“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和谁讲话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铭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这才意识到对方的嗓音仔细一听竟和林立大相径庭,不由得惊呼道,“你是谁,你怎么会有林立的手机?”可回答他的却只有一连串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
    陈铭打了个冷战,忙低头向手机看去,发现屏幕下正诡异地向外渗着暗红色的血液。
    惊呼声中,陈铭连忙挂断了电话,胸口如一口风箱般起伏不定。
    一股逼人的寒意忽然袭上了陈铭的全身,那已经挂断的手机听筒中竟又传来了那个让人汗毛倒竖的空洞声音:“不让对方把话说完就挂电话是非常不礼貌的,你自己说的话难道都忘了吗?”随后,那血红色的手机屏幕中缓缓地探出了一条惨白如蜡的手臂。
    仿佛脑中一根紧绷的神经骤然断裂,陈铭大脑“嗡”的一声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死/亡/来/袭
    战栗和冷汗中,陈铭喘息着翻身坐起。他快速地检查了一遍全身,见自己毫发无伤后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他环视了一下黑漆漆的寝室,发现将自己吓得魂飞胆丧的手机此时正躺在床脚,闪着幽幽的蓝光。
    陈铭哆嗦着拿起手机,快速地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通话记录中却是空空如也。
    奇怪,难道刚才的一切只是自己做的一个逼真的噩梦?
    陈铭想了想,心有余悸地推了推邻床睡得正香的张然。
    “喂,你刚才有听到我打电话吗?”陈铭一脸凝重地问道。可是他等了半天,张然却依旧安静地睡着,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陈铭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儿,以前稍受惊扰就会暴跳如雷的张然今天怎么睡得像个死人一样?陈铭咽了一口唾沫,颤抖着将手指探到张然的鼻下,一张脸顿时变得白里透青——张然竟然已经没有了呼吸。

    “李恒,快醒醒,张然出事了!”陈铭忙转头呼唤起对床的李恒,可李恒却是充耳不闻,只是脸朝墙沉沉地睡着,只留给陈铭一个冰冷的后背。
    一股不祥的预感瞬间涌上了陈铭的心头,他哆嗦着走到熟睡着的李恒床前,小心翼翼地将他翻过了身。
    一声尖叫瞬间撕开了夜晚的沉寂,陈铭眼前出现了一张早已腐败、溃烂的脸。那张脸上随处可见裸露在外的阴森白骨,无数条肥硕的蛆虫正在两个阴森森的眼洞中忙碌地爬进爬出。
    陈铭的双腿顿时抖得筛一样,他清楚地记得今晚熄灯前还和李恒天南地北地侃着大山。可现在的李恒看起来至少已死了半个月以上。
    就在陈铭感到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胸口的时候,一只手掌突然落在了他的肩上。陈铭顿时条件反射般转过了身,见早已没了气息的张然正站在自己背后冷冰冰地瞪着自己,嘴角泛起的诡异微笑让陈铭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你怎么了,怎么像见了鬼似的?”张然咧了咧嘴问道。
    陈铭惊恐地发现,随着张然嘴角的抽动,紧绷在他脸上的惨白皮肤被扯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血口子,而张然对这一切竟是丝毫不觉。
    “没、没什么,只是李恒他……”陈铭打了个冷战,正琢磨着该如何脱身,背后传来的一声冷笑顿时惊得他魂飞胆丧。
    “我怎么了?”m.guidaye.com手机版。
    陈铭惊恐地回过头,发现已经高度腐烂的李恒不知何时已直挺挺地坐了起来,那张蛆虫满布的脸离陈铭的鼻尖不到一尺之遥,阵阵扑鼻而来的恶臭熏得陈铭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魂/飞/魄/散
    阴森沉寂的走廊中,一扇房门突然被撞开,陈铭跌跌撞撞地从门内冲出,不顾一切地向着远处狂奔而去。与此同时,他身后黑漆漆的寝室里传出了一阵锯木般的刺耳笑声。
    直到筋疲力尽,陈铭才靠着冰冷的墙壁开始大口喘气,额头之上已是冷汗密布。
    调整了一下呼吸,陈铭决定去找林立共商对策。他刚准备转身上楼,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就毫无预兆地从漆黑的走廊深处传进了他的耳朵。是一个女孩在痛苦、绝望地求助。
    犹豫一会儿,陈铭把心一横,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飞奔而去。他借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在昏暗的走廊上四下寻找,终于在墙角找到了一个蜷缩在地上的长发女孩。那个女孩显然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身子不住地颤抖着,正瞪着一双失神的眼睛惊恐地望着眼前的陈铭。

    “你没事吧?”陈铭说完,向前面的女生伸出了手,想将女孩拉起来。女孩却浑身颤抖一下,猛地向后缩了缩身体,眼中流露出的恐惧不减反增。直到这时陈铭才发现,她那双眼睛聚焦的地方不在自己的身上,而是自己头顶上方的天花板。
    一阵古怪的“窸窣”声突然从陈铭的头顶传来,陈铭颤抖着缓缓地向上仰起了有些发硬的脖子。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中,天花板上赫然呈现着一团骇人的黑影。那个东西如一只巨大的蜘蛛般倒吊着,正歪着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身下的陈铭。它的下巴不知所终,残留的血肉之中只剩下白花花的上牙床突兀地裸露着。
    陈铭只感觉自己的双腿一阵发软,险些跌坐在地。他挤出全身残存的力气,猛地将身旁的女孩拽起。他一把推在女孩的后背上,声嘶力竭地大喊道:“跑!”
    那个女孩早已吓得六神无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摇着头。
    陈铭见状,只得架住女孩的胳膊,强行拖着她往前逃去。他不敢回头看,却知道那个没有下巴的鬼魂正不紧不慢地跟在自己的身后。那锐利的指甲在墙皮上爬动的声响直刺激得他的头皮阵阵发麻。
    就在陈铭以为自己这次在劫难逃时,身后那让人不寒而栗的异响突然之间消失了。他诧异地回头望去,见眼前却只剩下了一片惨白的天花板,那个骇人的鬼影已不知所终。
    同/病/相/怜
    陈铭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见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那个鬼魂的影子,这才擦了把头上的冷汗,转过头看向了身旁那个瑟瑟发抖的女孩。女孩此时一脸呆滞的表情,显然还没从之前那惊悚的一幕中回过神来。
    “你叫什么名字,知道不知道刚才那个东西是什么?”陈铭尽量保持着自己语气的温柔,避免再次刺激到女孩。
    女孩哆嗦着看着陈铭,片刻后突然嘴角一撇,号啕大哭。在她断断续续的哭诉中,陈铭听到了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
    原来,女孩叫秦兰。今晚熄灯后她正和男友煲着电话粥,突然一阵诡异的电磁干扰声后,电话那头男友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陌生起来。随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张高度腐败的脸,那张脸朝秦兰不怀好意地笑着,然后慢慢地从屏幕中钻了出来。

    秦兰哪里遇到过这么恐怖的事情,当下惊呼了一声,不省人事。当她醒来时,发现真正的恐怖才刚刚开始——她先是看到了自己的两个室友,她们仿佛被水泡了许久,身体变得斑白、臃肿,正伸着两条流淌着水珠的双臂一顿一顿地走向她。这诡异的一幕顿时吓得她夺门而逃,而当她颤抖着敲响男友的寝室门想要寻求安慰时,开门的男友却已经成了一个没了下巴、一脸狰狞的怪物。
    听了女孩的讲述,陈铭感觉背后阵阵发凉,没想到她的遭遇竟和自己的如出一辙。
    见女孩不断地低声啜泣,陈铭担心哭声可能会引来她那个没有下巴的男友,忙安慰几句,帮她止住了哭泣,带着她直奔林立的寝室而去。
    直到看到毫发无伤的林立为自己打开门时,陈铭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你小子有病啊?电话骚扰不够,还上门来折腾了!”见到陈铭,林立顿时没好气地抱怨道。
    “你是说,你之前接到过我的电话?”陈铭顿时不可思议地问道。
    “你少给我来这套,‘姿势不对,起来重睡’这种缺德事也就你小子干得出来!”林立白了陈铭一眼,一脸鄙夷地说道。说话间,他突然意识到陈铭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陌生的女孩,不由得眉头一皱,“怎么,还请援军了?”
    “林立,事情不像你想得那样,今天晚上发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我进来慢慢和你说。”说完,他回头警惕地看了看身后阴森的走廊,拉着秦兰钻进了林立的寝室。
    夜/半/三/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困着呢!”林立皱着眉头坐到自己床上,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陈铭点了点头,刚要开口,却发现有点儿奇怪。他犹豫了一下,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寝室里其他人呢?”
    “网吧通宵去了!”林立懒洋洋地答道。
    陈铭这才松了一口气,咽了口唾沫后开始讲起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林立却始终显得心不在焉,还不时发出阵阵不屑的冷笑。
    “我说你大晚上睡不着跑来给我讲鬼故事,还真是有心啊!放心,下次打死我也不会再在晚上请你喝咖啡了!”听完陈铭的诉说,林立不住地摇头苦笑。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问她。”林立的反应不禁让陈铭感到一丝气愤,他忙指着身边的秦兰冲林立咆哮道,可一扭头才发现,此时的秦兰居然正抖得如同一片风中的败叶。

    “你怎么了,不舒服?”陈铭皱了皱眉头,问道。
    “床、床下有东西!”秦兰颤抖着用眼神示意陈铭看林立的床下。
    陈铭忙顺势看去,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他发现林立的床下有一截白花花的东西正诡异地在阴影中探出,看上去像是一条人的手臂。
    也许是意识到了什么,林立忽然干咳了一声,假装不经意地用脚后跟将那截白花花的东西踢回了床下。
    “床下有什么?”陈铭逼视着林立,冷冷地问道。
    “没什么啊。”林立断然否认,可眼神却是异常飘忽,明显是在说谎。
    “让开!”陈铭上前一把推开林立,伸手就往床下摸去,指尖顿时传来了一股绵软、冰冷的诡异触感。他把牙一咬,猛地将那个东西拉出了床下,全身的血液瞬间逆流——那是一具面目扭曲的尸体,居然正是林立。
    还没等陈铭从眼前的异变中回过神来,就听一旁的秦岚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手指抽筋般指向了之前的那个林立。只见那个林立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脸上的皮肉如脱水般迅速地干枯、开裂,片刻后竟变成只剩下了挂着血丝的骷髅。
    “真没意思,这么快就被你们识破了。”那个鬼幽幽地说道,声音和陈铭之前在电话中听到的陌生声音一模一样。
    “你就是电话中的那个鬼魂,是你杀了林立?”陈铭把秦兰拉到身后,一脸怒容地质问着眼前的鬼。
    “谁说他死了?来,给你的朋友打个招呼。”那个鬼冷笑一声,踢了踢地上林立的尸体。
    一阵骨节的摩擦声中,浑身僵硬的林立一点儿一点儿地站起了身,冲面前的陈铭机械地摇动起了苍白的右臂。
    “够了!”见自己朋友的尸体被一个鬼魂如此戏弄,陈铭忍不住厉声喝道。
    “看不出你还挺讲义气的嘛,既然如此,那就让你的朋友亲手杀了你好了。”那个鬼说完,伸手向陈铭一指。林立的尸体得到指令,顿时平伸着双手,摇摇晃晃地向陈铭扑了过来。
    千/钧/一/发
    眼看着林立死气沉沉的尸体离自己越来越近,陈铭不由惊恐地向后退去。很快,他就被冰冷的墙壁挡住了去路,而林立白蜡般的手臂已离他的脖颈不到一尺之遥。
    千钧一发之时,寝室的门突然被撞开,一个青年闪身而入,挡在了陈铭的面前。他手中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一抖,毫不犹豫地刺进了林立的胸膛。刹那间,林立的尸体化为了一团飞扬的尘埃。
    “怎么又是你?”那个鬼顿时发出了一声刺耳的怪叫。接着,它忽然向敞开着的门外招了招手,一股刺鼻的腥风中,门外的天花板上立刻传来了一阵指甲划动的声音。转眼,一个没有下巴的骇人鬼影如壁虎般贴着墙面向一旁毫无防备的秦兰爬了过去。
    秦兰顿时惊叫一声,瘫软在了地上。
    “别怕,这都是鬼魂制造出来的幻象,你只要不害怕,这些幻象就伤不了你。”那个青年说着,已一个箭步冲到秦兰的身边,手中匕首狠狠地刺向了那颗没有下巴的头颅。那个骇人的鬼影瞬间灰飞烟灭。

    “多管闲事!”那个鬼恶狠狠地瞪了青年一眼,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渐渐地淡去,身形融进了漆黑的夜幕之中。
    “你是说,我们看到的这一切其实并不是真实的?”陈铭愣了许久,才转过头看向了面前的陌生青年。
    “没错,你们看到的其实都是它想让你们看到的。”青年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见陈铭和秦兰都是一头雾水,他叹了一口气,耐心地向二人解释了起来。
    青年告诉二人自己叫赵一凡,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其实是为了给自己的女友报仇。前不久的一天夜里,他正和女友通着电话,听筒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电磁干扰声,之后女友的电话便再也无法打通了。
    他当时以为可能是女友的手机出了问题,没有太在意,可第二天却发现女友竟离奇地在自己的寝室中暴毙而亡。她死时全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脸上的五官却夸张地扭曲着,似乎受到了极度的惊吓。
    虽然女友的尸检报告上写明她是死于突发性心肌梗死,可赵一凡却觉得女友的死另有蹊跷,于是他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女友的死很可能和一个鬼魂有关。
    原来,这所学校很久以前曾死过一个叫周靖的男生。他在夜间突发恶疾,导致浑身抽搐、呼吸困难,他本想向室友求助让他们帮自己打120,可室友却拿着手机正在阳台上聊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注意到周靖的异常。最终,周靖就这样在无助和绝望中渐渐地停止了呼吸。死后的周靖成了鬼魂,它憎恨一切在午夜过后还守着电话聊个没完的人。它一旦发现这样的人,就会找到他们,在他们的脑海里制造恐怖的幻象,最终让他们在无尽的恐惧和绝望中死去,借此满足自己复仇的快感。
    阴/谋
    当陈铭的身影消失在昏暗的走廊深处时,赵一凡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阴森的笑容。
    “差不多得了。”他拍了拍面前鬼魂的肩膀,说道。
    “真搞不懂你,直接杀了他不就得了,为什么还要放了他?”那个鬼停止了挣扎,一头雾水地问道。
    “为了能收集到更多的绝望和痛苦,如此一来,咱们的复生大计就指日可待了。”
    “我不明白,还有什么会比死亡更让人绝望的吗?”那个鬼摇了摇头,看了看脚下秦兰面目狰狞的尸体,有些费解地问道。
    “当然有,那种情况叫生不如死。你放心,没有人会比我更懂得那种感觉。”赵一凡冷笑着说道。

    “赵一凡,你小子真不简单,随便设个局就能把那小子唬得团团转,竟连灵魂出窍这种鬼话也相信。你是得有多恨他们才能编出这样的谎言?”
    “那是当然,如果不是他们哪会有今天的我?还有,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没人的时候要称呼我的本名。”
    “知道了,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什么是你周靖所谓的生不如死吧?”
    “你就等着看好戏吧!”www.guidaye.com鬼故事。
    阴森森的走廊里顿时回荡起了两个鬼魂刺耳的奸笑声。
    剧烈的喘息声中,陈铭的眼前终于出现了那扇熟悉的寝室门。他回头望了望身后,所幸,背后那四具穷追不舍的死尸此时已然不见了踪影。
    咽了一口唾沫,陈铭有些激动地推开了面前的门,可是刹那间,他的双眼就瞪到了极限——昏暗的寝室里,之前还追在自己身后的那两个室友竟然不知何时已半坐在了床上,正一脸茫然地望着破门而入的自己。
    “都是幻觉,我是不会怕你们的!”咬了咬牙,陈铭紧握着手中的匕首,向着面前的室友猛扑而去……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3 鄙视一下(2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