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事件 > 一扇魂门向下开 > 详细内容

一扇魂门向下开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86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guibashi.com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一扇魂门向下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失踪
    乌沉沉的天空阴云密布,酝酿着一场罕见的暴雨。
    石峰望着窗外令人压抑的天色,满面愁容,自从自己和兄弟贺齐开办了这间“悬案事务所”以来,一直是门庭冷落。
    “吱呀”,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了。
    “把方便面放桌上吧,我没胃口。”石峰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好,请问石先生在吗?”背后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的男中音。
    石峰立刻转过身,面前站着一位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带着几分怯意的笑容。
    “我就是,有事儿?”
    “是这样,我有一个案子想拜托你们。”
    石峰立刻双眼放光,他兴奋地向隔壁一间办公室喊:“贺齐,别泡面了,赶紧出来,有生意!”话音未落,一个留着平头的小伙子便一阵风般从屋里窜了出来,手上还兀自端着一碗尚未泡开的速食面。
    两人像接待贵宾一般将中年男人客客气气地让到了沙发上,开始询问案情。
    “我家有人失踪了。”中年人此言一出,两人原本流光溢彩的脸上顿时黯淡了下来。
    “大叔,我们这里是悬案事务所,像失踪这种小事找警察不就得了?”贺齐撇撇嘴,不满地说道。
    中年男子幽幽地叹了口气,像是有难言之隐。
    原来,中年男人叫刘勇,家住在A市的西郊,手上有一套祖上留下的宅院,一直靠租金度日。可就在前不久,一个租客竟在老宅中离奇失踪。当时正是午夜,刘勇突然听到那个租客在大喊着‘门、门’之后便没了声音。刘勇连忙赶到租客房中,却发现屋中竟已空空如也,而租客所有的随身物品竟然纹丝未动。由于这次的离奇失踪太过诡异,刘勇不得已这才找到了这个悬案事务所,希望能找到租客失踪的真相。

    石峰和贺齐听后均是阴着脸沉默不语,细密的汗珠挂满了他们的额头。
    “走,带我们去你的老宅看看。”石峰皱着眉头披上了外套,想了想又冲着身旁的贺齐说道,“带上探灵仪。”
    贺齐点了点头,从角落里拎起一个黑色单肩背包,跟在石峰的身后匆匆离开了事务所……
    诡异老宅
    大雨如期而至,蒙蒙的雨幕将眼前这座古旧宅院衬托得更加阴森可怖。
    “就是这里了!”刘勇掏出一把年代久远的钥匙,小心地打开了紧闭的房门。一股古朴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这所老屋百十平米见方,屋内陈设着名贵的红木家具,墙上附庸风雅地挂满了名家的字画。

    石峰环视了一圈四周,目光落在了屋中一张红木供桌上,供桌正中端端正正地摆着一本古书,这书的年代已经相当久远,就连书页也早已卷边泛黄。他轻轻掸落书上的灰土,小心翼翼地翻开,顿时,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迹赫然出现在了石峰的面前——晓月轩窗独照影,一扇魂门向下开。
    “这是什么意思?”石峰好奇地问道,那如同干涸血液般的字迹让他感到有些隐隐不安。
    “那是先祖留下的东西,我也搞不太懂。”刘勇讪讪地笑了笑。
    石峰点点头,轻轻合上了书页。
    “租客就是在这间房里失踪的?”
    “是的,就在这里。”刘勇点头。
    石峰右手托着下巴,眉头紧锁,似是若有所思,突然,刘勇竟望着窗口发出了一声惊呼:“谁在那儿?”
    石峰浑身一颤,忙向窗口望去,可窗外却只有一片蒙蒙的雨雾。
    “你看到什么了?”
    “那里好像有个人!”
    石峰冲贺齐使了个眼色,贺齐顿时像只灵巧的狸猫一般窜出了窗口,大雨顿时浇透了他的衣衫,他蹲在窗外湿漉漉的地面上,仔细搜寻着什么,许久之后,他小心地从雨水中挑起了一根细长的发丝。
    “你的租客里有女人吗?”
    “没、没有,这儿太偏了,男租客都少得可怜更别说是女租客了!”刘勇的神色显得有些慌张。
    石峰皱了皱眉,他望着贺齐手中那根两尺多长的发丝,一脸疑虑。许久,他取下肩上的背包,拉开拉链,掏出了一个造型古怪的仪器,轻轻按下了上边的绿色按钮,仪器立刻发出了犹如声纳探测般的空灵声响,与此同时,仪器上一根银色的指针正轻轻地颤动不已……
    午夜惊魂
    “探灵仪有灵动反应!”石峰的脸色显得有些凝重。
    “能找出确切位置吗?”贺齐问道。
    石峰握着探灵仪在屋内缓缓地走了一圈,遗憾地摇了摇头。他低头沉思了片刻,忽然转头对刘勇说道:“不介意今晚我们在这借宿一晚吧?”
    “没、没问题!”刘勇连忙点头答应。
    “为了你的安全,今晚你到我们的事务所中暂住。”石峰说着将一串钥匙抛给了刘勇。刘勇接过钥匙,如释重负地离开了。
    “贺齐,你怎么看?”望着刘勇的背影,石峰忽然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先看看今晚会发生些什么吧。”
    窗外,雨已经停了下来,漫天的乌云却并没有因此散去,浓郁的黑暗吞噬着这间神秘的老宅。石峰和贺齐背靠背坐着,警惕地注意着黑暗中的一切,探灵仪静静地躺在二人的身边,在黑暗中发出空灵的声响,突然,这响声竟开始变得短暂而急促。
    “石峰,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贺齐突然警觉地坐直了身子。
    石峰点点头,黑暗中隐隐传来一阵古怪的窸窣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地上缓缓爬动。
    贺齐指了指窗外,与石峰确认了声音传来的位置,他看了看身旁的探灵仪,银色的指针正指着窗外轻颤不已。
    “嘭”的一声闷响,一只血淋淋的手忽然贴在了玻璃上,接着,一团阴森森的长发慢慢从窗口冒出,紧随其后的是一张腐败不堪的脸。那张脸煞白如纸,皮肉外翻,上面还有恶心的蛆虫爬动。

    石峰皱了皱眉,他忽然点亮了手中的驱灵手电,一束蓝幽幽的光芒顿时射向了窗外那可怕的女鬼。蓝光的笼罩下,那女鬼竟发出了阵阵哀鸣。
    “看你往哪儿跑!”石峰大喝一声,冲出了门外,贺齐也立刻跳窗而出,两人呈前后包夹之势阻断了女鬼的退路。
    “贺齐,准备捕灵网!”石峰边说边将手中一截墨色的细线甩给了贺齐。
    贺齐接住墨线的一端,两人开始井然有序地围着女鬼左右穿梭,眨眼功夫,一张八卦形的网便将女鬼牢牢困在了当中。女鬼发出骇人的低吼,竟突然猛地向身前繁密的墨线冲去。
    “飞蛾扑火!”石峰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果不其然,在女鬼与墨线接触的一刹那,墨线上顿时暴起了无数刺眼的火花,女鬼发出阵阵凄厉的哀嚎,有些畏惧地站在了墨网的中间,不敢再轻举妄动。
    “逃啊,怎么不逃了?”贺齐边说边从腰间掏出了一把通体鲜红的古怪手枪。他退出弹夹,咬破手指,将鲜血涂在了子弹之上,重新上膛后,将枪口对准了女鬼的脑袋,女鬼全身已开始瑟瑟发抖。

    “问你几个问题,答好了放你走,答错了,哼哼……”贺齐拉动枪栓。
    女鬼抬起腐败不堪的头颅,默默点了点头。
    “为什么到这来?”
    “尸体……”女鬼发出低沉而冰冷的声音。
    “什么尸体?”石峰皱眉。
    “门……”女鬼幽怨的声音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说清楚,什么门?”
    女鬼没有回答,而是低声抽泣了起来,那哭声飘荡在寂静的夜空里,让人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石峰和贺齐面面相觑,着实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最后问你个问题,这所房子里曾经住过一个租客,是不是你害了他?”
    女鬼一边幽幽地哭泣,一边轻轻摇了摇头。
    “呯!”枪声响起,如墨的夜色中蓝色的火舌一闪而逝,女鬼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身体渐渐化成了缕缕青烟飘散而去。
    “对不起,你的回答我不满意!”贺齐撇了撇嘴,将灭灵枪重新揣回了腰间。
    “贺齐,你是不是太冲动了!”石峰微微皱眉。
    “和鬼魂还讲什么道义,像这样害人性命的凶灵应该见一只,杀一只!”
    “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问她那扇门在哪儿啊?”石峰苦笑着说道。
    “这老宅就这么大点地方,那么大一扇门我就不信找不到。”贺齐说完,转身向着老宅走去。
    一波又起
    贺齐仔仔细细地将老宅几乎翻了个遍,大大小小的门少说也发现了十几扇,却并没有发现哪扇门有可疑之处。
    “怪了,那女鬼说的到底是什么门?”贺齐不禁皱起了眉头。
    “谁让你手那么快,现在只有慢慢找了。”石峰翻了翻白眼,无奈地说道。
    贺齐刚想狡辩,石峰忽然冲他使了个眼色,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同时,轻轻地指了指卧室的方向。贺齐连忙转头望去,黑漆漆的卧室中,一个模糊的黑影正鬼鬼祟祟地躲在那扇虚掩的门后,阴森森地打量着二人。
    “难道这屋里的鬼魂不止一只?”贺齐的手心有些冒汗。
    石峰摇了摇头,冲静静躺在一旁的探灵仪努了努嘴角,只见探灵仪上那根银色的指针此时竟是一动不动。
    贺齐深吸了一口气,他忽然一个箭步窜到了卧室前,猛地一脚踹向了那扇虚掩的房门。“嘭”的一声闷响,房门狠狠地撞上了一个沉重的物体,只听“哎呦”一声惨叫,那个黑影已狼狈地栽倒在地。那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染着黄毛,右手正痛苦地捂着自己的鼻子,殷红的鲜血不断从他的指缝中缓缓渗出。
    “问你几个问题,答好了放你走,答错了,哼哼……”贺齐拔出了腰间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已对准了小伙子的脑袋。
    “别、别开枪,我什么都说!”黄毛早已吓得脸色苍白。
    “谁派你来的?”
    “张、张老板!”
    “哪个张老板?”
    “就是本市的那个有名的房地产商张弛!”
    “他派你来干什么?”
    “他想买这栋宅子,可是这家主人惜售,所以,他想叫我来教训教训那个不开窍的老家伙。”

    黄毛话音刚落,已被贺齐重重一枪托打翻在地。他捂着被打得乌青的嘴巴,一脸委屈地嚷嚷道:“怎么说实话也打?”
    “管你是实话谎话,老子就是对你们这帮仗势欺人的垃圾不爽!”贺齐冷哼一声说道,黄毛顿时没了脾气……
    错杀
    “小子,你听着,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帮我们去找一扇门,找得到,放你走,找不到,哼哼……”贺齐晃了晃手中手枪。
    “找!我马上就去找!呃……是什么样的门?”
    “我也不清楚。”
    “那要我怎么找?”
    “反正看到有不正常的门,就立刻来通知,快去!”贺齐不耐烦地一脚踹在黄毛的屁股上将他踹得连打了几个滚,黄毛捂着屁股爬起来,哼哼唧唧地开始找门。
    “我说,你别动不动就威胁打爆别人的头,有点创意行不?”石峰撇了撇嘴说道。
    “管用不就得了!”贺齐嘿嘿一笑,一脸自我陶醉的样子。
    “唉,对牛弹琴!”石峰叹了口气,继续在房间中寻找起那扇不知存在于何处的门。仿佛是被一种说不清的力量所引导,他竟然又不自觉地来到了那张古旧的供桌旁鬼使神差般地翻开了桌上那本陈旧的古书,暗红色的字体顿时如两把利刃一般刺入了石峰的双眼。

    “晓月轩窗独照影,一扇魂门向下开!”望着书中那匪夷所思的诗句石峰不禁再次陷入了沉思。
    “石峰,你快看,这面墙的颜色似乎与其它的有些不一样!”贺齐突然指着一面墙壁冲石峰大喊。石峰忙顺着贺齐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老宅的东墙上,竟有一片墙面的颜色明显深于其他的墙面。
    石峰来到墙边用手指小心地抠下了一些墙灰凑在鼻子前闻了闻。
    “涂料的味道很浓重,应该是才刷过不久。”石峰皱着眉头弹落了手中的墙灰,伸手拍了拍墙面,墙面发出“咚咚”的声响。
    “这墙是空的,贺齐,想办法看看这墙后有什么。”
    贺齐点了点头,转身从背包中抽出了一把折叠铲,对着墙壁就是一番狂铲,渐渐的,在碎裂的墙砖背后竟浮现出了一扇黑漆漆的木门!
    “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原来这扇门竟被封在墙中。贺齐,看看门里有什么!”
    贺齐小心翼翼地转动门锁,伴随着一股阴风,房门被推开了一道缝隙,一股恶臭顿时从门缝中窜了出来。两具高度腐败的尸骸从门缝中直挺挺地滑落了出来,那是一男一女,他们的肢体残缺不全,断裂处竟像是被什么东西生生咬断,触目惊心!
    “这、这不是刚才我们遇到的那个女鬼吗?”贺齐突然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面前的那具女尸竟和他们刚刚看到的女鬼十分相似。
    石峰愣愣地望着那具残破的女尸,突然狠狠拍了一下脑袋:“遭了,我们闯祸了!那女鬼来这根本不是为了害人,而是因为她的尸体被人封在了墙里,导致它只能在这间老宅周围游荡,无法离去!”
    “可如果不是它在害人,那个失踪的租客又是怎么回事?”
    “我猜,这具男尸应该就是那个失踪的租客。他很可能是在无意间发现了藏在门中的尸体,这才被人灭了口!”
    “也不对啊,这具男尸的腐败程度明显要大于那具女尸,只可能是死在女尸之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从老宅西北角的屋中忽然传来了小伙子惊慌失措的叫喊:“门,我发现那扇门了!啊……”话未说完,便是一声惨叫。
    二人心里一紧,忙向惨叫声传来的方向奔去……
    不存在的门
    西北屋中的景象令二人的头皮不禁一阵发麻,那个黄毛已不见了踪影,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一直延续到客厅的地板上,却又诡异地戛然而止。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熏得二人的胃里翻江倒海。
    “石峰,你看!”贺齐忽然指着被遗落在角落的探灵仪喊道,只见探灵仪上那根银白的指针正抽风般地颤动着,发出短暂而急促的蜂鸣声。
    “是强烈的灵动反应!”石峰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石峰,有些不对劲儿啊,那扇被封在墙后的暗门已经被我们找到,那黄毛发现的门又是什么?而且,他人呢?就是遇到了不测,尸体也总该会留下吧?”
    石峰低着头若有所思,许久,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行腥红如血的诗句:“难道,他发现的那扇门是……”
    石峰犹豫了一下,掏出了手机。
    “谁啊?”手机中传来刘勇的声音。
    “我是石峰,有事问你。”
    “有啥事,你说。”
    “你知道魂门是什么吗?”石峰开门见山。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我曾听长辈们说过,魂门是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那扇门里藏着惊天的秘密,一旦有人窥探到门中的秘密,甚至可以超脱生死。只是那扇门的位置一直不为人知,你们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
    “因为那扇门很可能就在你的家中,还有,我们在你的家中发现了一些东西,你最好马上回来给我们解释一下!”
    “好,我马上回来。”刘勇说完,匆匆挂断了电话。
    “石峰,难道你真相信这世上有什么魂门?”贺齐一脸诧异地问道。
    石峰点点头。
    “你的意思是,那个神秘失踪的黄毛是误入了魂门?”

    “不是误入,应该是被魂门里的东西拖了进去!”
    “那,魂门究竟在哪儿?”
    “它应该是存在于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地方。”石峰望着地面上惨白的月光幽幽地说道。忽然,他全身一颤,猛地抬头望向了窗外的月亮,紧接着又看向了身前的地面。
    “贺齐,你看这窗户投在地上的影子像什么?”
    “像是……”贺齐皱着眉头看了看,忽然惊呼出声,凄清月光的照耀下,窗框投在地上那方方正正的黑影竟像极了一扇阴森森的门……
    门向下开
    “石峰,你该不会认为这影子就是魂门吧?”
    “晓月轩窗独照影,一扇魂门向下开!”石峰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到了窗影边,“如果这真的就是魂门,那我猜,开门的方法就应该是……”
    石峰说着深吸了一口气,双掌向着地面狠狠地一推。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本来浑然一体的地面被窗影罩住的部分竟缓缓向下陷去,露出了一条黑漆漆的缝隙。一股刺骨的阴风顿时倒灌而出,探灵仪顿时尖锐地啸叫了一声,冒出了一股青烟,银色的指针死死地指向了那条阴森的裂缝。
    “嘭!”的一声,两人身后的房门忽然被猛地撞开,刘勇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进来,当他看见地面上那条诡异的裂缝时,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
    石峰手上继续加力,渐渐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洞里阴风阵阵,腥气扑鼻,一直向下不知延伸到什么地方。而在洞口的不远处,则是黄毛那残缺不全的尸体,看起来竟像是遭到过什么东西的啃噬。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从洞的深处传来。石峰一惊,忙用驱灵手电向洞中照去。顿时,近百米的地方被照得如同白昼,可更深的地方却依然被浓郁的黑暗吞噬着,这诡异的黑洞竟然深不见底。而就在手电光所能到达的极限,一个鬼魅般的身影正飞快地向着洞口爬来!
    “贺齐,这东西不怕驱灵手电,快准备灭灵枪!”感受到了从那个身影散发出的死亡气息,石峰忙向身边的贺齐说道。却只听“咕咚”一声闷响,贺齐竟突然栽倒在地人事不省,而刘勇的手中正握着一根染血的木棍,一脸狞笑地望着石峰。
    “刘勇,你干什么?”石峰大惊。
    “刘勇?我想,你应该叫我张弛吧!”
    “你是张弛?那刘勇呢?”
    “刘勇,呵呵,他在那儿!”张弛狞笑地指向了那具腐败的男尸。
    “什么,那男尸是刘勇?那这具女尸又是……”
    “自然就是那个失踪的房客,没想到,我将它们的尸体藏得这么隐秘,最后还是被你发现了!”
    “原来,他们都是你害的,可这究竟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魂门中隐藏的秘密,我们张家几代人一直苦苦寻找魂门的所在。如今,我终于发现魂门竟然就在这所老宅之中,可刘勇这老东西竟然顽固不化,按照祖训死守着这座老宅和魂门的秘密,没办法,我只能宰了他。”
    “既然你早知道刘勇已死,为什么还要派那个小伙子来这里,又为什么要杀害那名女租客,再以她的失踪为借口来骗我?”
    张弛冷笑一声说道:“我虽然知道魂门的存在,却不知道进入魂门的方法,我把所有的线索引向门就是希望能利用你的分析推理帮我顺利找到魂门并将它开启。而且我需要你们四人的血来对付魂门中那只可怕的尸鬼,尸鬼不死不灭,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唯一克制他的办法就是让它吞噬四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人的血肉。这些纯阴之血会在尸鬼体内布下‘四阴封魂阵’,三个时辰中,可令尸鬼无法行动,这样我就能顺利地取出魂门中的宝藏。”
    石峰的脸色已是煞白如纸,他正要再说什么,突然,一只冰凉的利爪从背后死死地抓住了石峰,一股可怕的怪力顿时将他向那无底的深渊中拖去。闻着身后那令人作呕的浓烈尸臭,石峰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绝望……
    自食恶果
    “呯!”黑暗中突然亮起一道蓝色的火舌,石峰身后的怪物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抓住石峰的手也为之一松。石峰趁机一个就地十八滚逃离了险境,这才发现瘫倒在地的贺齐正吃力的举着灭灵枪,枪口还飘荡着缕缕青烟。
    “小子,别挣扎了,你们都等着给尸鬼当点心吧!”张弛恶狠狠地打掉了贺齐手中的灭灵枪,狞笑着说道。
    尸鬼一声怪吼,似是被之前那一枪激怒了,它一跃跳到了贺齐身上,挥舞着腐败不堪的手臂,将一寸多长的指甲狠狠插进了贺齐的胸口。贺齐顿时发出痛苦的哀嚎,可尸鬼的哀嚎却比贺齐还要凄惨,他身上被贺齐鲜血溅到的地方竟像被烧着了一般泛起缕缕白烟。
    “小子,难道你是纯阳之血?”张弛惊骇莫明地问道。
    “贺齐,那家伙似乎怕你的血!”石峰大声提醒道。贺齐闻言,立刻将胸口的鲜血涂满了全身,尸鬼望着血淋淋的贺齐,一双糜烂的眼睛中竟透出了些许恐惧,许久,它竟像放弃了一般转身向着石峰扑去。
    “对,吃掉他!”张弛兴奋地喊道。

    望着逐渐逼近的死神,石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忽然,石峰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流淌到了自己的身上。
    “贺齐,你……”石峰睁开双眼,发现贺齐正将自己的鲜血往自己的身上涂抹,由于大量的失血,他的嘴唇已经变得有些灰白。
    “停下来,这样下去你会死的!”石峰焦急地大喊。
    贺齐仿佛没听见似地继续固执地在石峰身上涂抹着鲜血,当石峰全身都被鲜血覆盖的时候,贺齐终于带着一抹微笑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本来已经准备扑向石峰的尸鬼此时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上啊,别怕,吃了它!”张弛在一旁不耐烦地催促着。突然,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那个可怕的尸鬼竟缓缓向着自己转过了头,眼中射出贪婪的目光。
    “你要干什么,别、别过来,啊……”
    还没来得及等张弛做出反应,尸鬼已一跃而起,扑向了张弛,它一边疯狂地撕咬着哀号不断的张弛,一边将他向着那无底的深渊中拖去。在他身体消失在洞口的一刹那,地面瞬间又恢复了平整。
    “兄弟,坚持住,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石峰眼含着热泪,吃力地抱起奄奄一息的贺齐,向着苍茫的夜色中冲去……
    后记
    “看来,这里曾发生过不同寻常的惨案啊,怪不得会被封起来。”望着满屋四溅的鲜血,一个大胡子皱着眉头说道。
    “据说这屋里曾有人离奇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那人还是当地有名的地产商。头儿,这房子里会不会有什么古怪啊?”一个头戴鸭舌帽的汉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干我们这行还怕什么,赶紧让兄弟们拿些值钱的东西走人。”
    鸭舌帽点点头,将大胡子的话吩咐了下去,可就在这时,西北角的房间中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头儿!这里怎么会有扇门,啊,这是什么东西?不要过来,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顿时划破了夜空……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